如何自在地對性說Yes或No呢?

對於性,你敢說YES或是NO嗎?

有性慾時如何跟伴侶開口說出想要,在床上做愛時,能夠明確地跟對方說喜歡被觸碰的方式,喜歡的姿勢,當對方說出不喜歡的字句時,可以說出不喜歡嗎?或是假裝下去呢?

為什麼我們不敢說? 在床上甚至也不敢說出內心的Dirty talk?



敢說YES!

不敢說的人大多是因為從小到大對於性的羞恥心,這已經讓我們羞於開口,因為我們總是在學著拒絕,保護自己的身體,討厭有性的自己,若我們試著觀察自己什麼時候會感到羞恥,當在公開場合跟朋友談論性時,一講完就自己掩蓋的大笑或是不敢說出正確的性器官名稱,只能用那個、弟弟或妹妹來代表,其實你就是在對自己的身體說不,無法認同自己的身體。

小時候我們可以自在地摸著自己的外陰部,因為父母的大聲斥責加上打正在觸碰的手,我們受到了驚嚇,被指責地說不准亂摸尿尿的地方,久了後,被傳遞一種外陰部的詳細構造被放在排泄物的統稱大集合裡面的社會集體恐懼訊息,我們害怕觸碰、下面是我們不曾看過類排泄物的器官、也害怕了解自己的身體。

仔細回想,這些讓你可能感到擔憂或是羞恥干擾,現在,你可以重新思考,或是重拾幼童對任何事物探索的好奇心,仔細瞧瞧跟觸碰自己的性器官吧。

我們給自己一點安慰跟支持,當我們在乎的人(家人、朋友、伴侶)還卡在舊日的觀念跟習慣裡,如果我們也開始給他們一些安慰與支持,那麼也許就能夠相信,我們都值得擁有安慰與支持。


美國婚姻與家庭治療治療師Dossie Easton主張,我們將從性愛中找到深層恐懼的安慰與解答,因為性高潮會將生命力量注入恐懼,並且療愈它。


敢說NO!

而真正遇到不喜歡的性情境時,我們敢說不嗎? 還是在被信任的人給引導後,卻不知道怎麼反應給嚇傻了?

是不是只有女性才有這個問題嗎? 答案是否,男性總是被賦於像是捕捉獵物的猛獸,永遠對性很飢渴,但是有人對男性的他有性趣時,即使他還沒準備好或不感興趣,拒絕對方會被說是性冷感,性無能,不夠男人,或者自己覺得很不應該。

該如何好好說不呢?

拒絕時要說清楚是"我自己的問題,並非對方的原因",並要真心誠意地稱讚及感謝對方,例如說:你很棒,我現在並沒有再找伴或是準備好,我還想要多認識你一點。謝謝你。

若是信任的人,權勢者,突發性地強迫或攻擊的話,嚇傻可能是許多人的第一反應,這跟許多人從小家庭教育對於自我人格建構的程度有關,是否有其他管道可以獲得安全(家庭,朋友及社會文化)的支持,並非直接給予SOP就能知道怎麼做,我們對於自己身體的感覺對於舒服跟不舒服是否有辨識能力等等。


敢說Dirty Talk

調情是一種重要的伴侶社交技能,除了肢體的碰觸、眼神的交流、香氣的渲染、笑容的傳遞、還有最重要的言語的溝通,言語上要如何說?

不是因為要上床才說,平常就要發自內心真誠地稱讚對方,類似撩人語錄、直接性的評論(稱讚)對方的身材,這不是最高階的方式,有魅力的人隨便講幾句話就能殺死人,類似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中克里斯欽跟安娜之間很多的交流。

跟伴侶上了床之後的你,你會怎麼說來加深彼此的性能量跟互動呢?

無論是說"你的身體就像藝術品一樣美,看不膩"、"你要插死我了"、"只想跟你做"、"妳好緊"、"你好硬"等等,只要是發自內心且對方也喜歡聽的,都是對的Dirty Talk。


15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